抢占分布式能源发发展项目制高点

发表于:2012-06-06 来源:中国华电网
关键词: 分布式能源

  去年,广州大学城华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国璋接待络绎不绝的参观者,其中不乏政府部门官员、同行甚至是外资企业的高管。在广州新城番禺区,蒋国璋管理着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分布式能源站——广州大学城分布式能源站。

  之所以称之为“分布式”,是区别于集中发电和远距离供电的传统大电网模式,它建在用户附近,可以离网运行。分布式能源由于贴近用户,不需要远距离输送,避免了输变电损失以及供热损失,同时节省了约占电力成本30%以上的输配线路的投资成本和相关费用。  

  对于母公司华电集团来说,发展分布式能源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也是突破之举。以传统煤电为主营业务的华电集团,从2005年接手广州大学城分布式能源项目以来,已经斩获7个共计75.2万千瓦的分布式能源核准批复,占全国核准项目的2/3。

  华电集团试图将这种新兴、高效能源利用方式打造成为煤电领域之外另一特色业务。动力来自于去年10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财政部、住建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提出“十二五”期间建设1000个左右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并拟建设10个左右各类典型特征的分布式能源示范区域。到2020年,在全国规模以上城市推广使用分布式能源系统,装机规模达到5000万千瓦。

  现在无疑是发展分布式能源的最佳时刻。华电集团更是对其倾注重兵,在迈出第一步后,其正在试图将“亮点工程”转变为“规模效益”。为达成此目标,华电集团正加紧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以及江西、四川等天然气供应有保障的内陆地区积极布点。

  “预计到‘十二五’末,华电集团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装机将达到229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100亿千瓦时,到2020年力争建成1000万千瓦分布式能源。”华电集团总经理云公民表示。在具体操作层面,打造装备、拼全产业链、尝试新的运营模式成为华电分布式攻略的关键词。

  复制“大学城”

  从广州市中心驱车半小时,跨越珠江,便是另一番风景。大学、村落、湿地、绿道,眼前是四面环水的小谷围岛。这个五代十国时期皇室的狩猎场所在地,因为广州大学城的建设在过去8年间迅速崛起。在能源界,它也因为一座实验性的项目而闻名,由华电集团建设运营的广州大学城分布式能源站便坐落于此。

  2004年,时任广东省省委书记张德江提出要把广州大学城打造成为生态环保城。从国外引进分布式能源理念,一些广东能源企业在多次论证之后,认为按照当时气价核算,经济性并不是太高,无人承建。

  彼时,尚未进驻广东的华电集团正在寻找新项目。于是,华电与广东省政府一拍即合,全部接盘。在尝试了多项技改之后,大学城项目建成。此前,这里的电力主要依赖两台1.5万千瓦和一台2.5万千瓦的燃煤机组。

  广州大学城分布式能源站建成2台7.8万千瓦的天然气机组,向18平方公里大学城内10所大学及周边20万用户提供全部电力、生活热水和空调制冷。该分布式能源站之所以能有效地利用能源,秘密就在于它有五次循环利用过程。

  蒋国璋介绍说,第一次是天然气进入燃气轮发电机发电;而后将产生的高温烟气送到余热锅炉,生产中温、中压的蒸汽,继续推动蒸汽轮机做功发电,这是第二次利用。第三次是把前一过程中产生的低压蒸汽重新补充回蒸汽轮机里再次做功发电。第四次是将整个发电过程中形成的高温烟气利用起来制备热媒水,供大学城的生活热水。最后一次利用是把热媒水给热水型溴化锂机组作为动力热源进行制冷。

  除了提供能源,广州大学城分布式能源站还担负其他两项重任,一是作为南方电网调峰机组和黑启动电源;二是为广州燃气集团削峰填谷。

  大学城的模式正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复制。江西九江、广西南宁、河北迁安等地都采取的是这种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综合利用效率极高,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并非典型意义上的分布式能源。站在华电广州大学城能源站的三楼办公室,透过窗户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广州工业大学的校园,这是其主要用户之一。

  虽然用户近在咫尺,广州大学城能源站并未实现直供电,而仍然以公共电厂的形式运营。其发出的电力输送到大学城内的变电站,而后由广州供电局转供、转配、转送。

  “能源站的成本在0.65元左右,上网电价是0.7元,电网公司卖给大学城的价格是0.83元。”蒋国璋介绍说。

  在一位业内专家看来,对于分布式能源站而言,投资方建设相关的配电网络技术层面并不存在问题。然而,避过电网直接售电受到政策制约。“目前电网公司没有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内在动力,各地对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并网政策不一致,大部分地区不允许直供,有的地区甚至不允许并网。”

  这和我国电力体制不无关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国家对电力实行专营制度。《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十条规定:“并网运行的电力生产企业按照并网协议运行后,送入电网的电力、电量由供电营业机构统一经销。”

  这也就意味着,电力企业没有和用户直接对话的权利。那么对于分布式能源项目而言,其原本的意义在此环节则减弱。

  在国外,分布式能源基本是以“挂网不上网”的模式运营,在满足区域内的用电需求后,多余电力可以低价向电网售卖。

  而现阶段,国内分布式能源项目常常陷入是否并网的矛盾之中,但华电集团似乎并不纠结于此。

  “随着用户的增加,我们更重要目的是将清洁高效的电发出来,华电现阶段研究重点是如何在正确的时间点保障冷和热的供给。”华电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主任朱德元解释说。

  对于试图在分布式能源行业占一席之地的华电集团而言,分布式能源不仅意味着一个新的增长点,而抢占技术、装备制造的先机,更容易撬动这个朝阳产业的制高点。

  拼全产业链

  对于分布式能源项目的考量,华电集团的决策基本从两个维度出发,一是经济发达地区,选址在用电负荷中心附近;二是气源能够充足供应的区域。

  当前,在广州天然气价格带来的高成本是蒋国璋的一块心病。目前,大学城的气源主要是深圳大鹏LNG接收站提供,由大部分的长约和部分现货组成,长期合约价为2.4元/立方米。即使这样,其每度电的成本也达到0.65元,高于当地的居民电价。

  发电成本的增加,无疑压低了大学城项目的盈利空间,他们必须寻找稳定的气源。据华电透露,华电正在广东筹划投资建设LNG接收站,一部分可以供给自有的分布式能源站。

  今年初,华电宣布与湖南省政府签署《页岩气开发利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湘西选取2个有利区块实施勘探、开发及分布式能源综合利用示范区建设。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向上游的延伸无疑也给未来华电在分布式能源领域的拓展提供了保障。

  在蒋国璋看来,未来分布式能源项目还有成本下降的空间。主要在于提高能源综合利用效率,掌握核心设备也是关键。

  去年,华电与美国通用电气成立合资公司,合作研发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分布式能源装备。据上述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燃气轮机的核心技术仍掌握在外方手中,外方对于设备价格的控制导致项目总投资难以下降。因而,降低设备造价也迫在眉睫。

  华电工作人员透露,与GE的合资工厂即将开工。该工厂将致力于为国内以及世界分布式能源发展提供核心装备和技术,对推进分布式能源的创新和科技进步产生重要影响。

  更令蒋国璋自豪的是,“国家能源分布式能源技术研发中心”落户华电集团。该研发中心将以分布式冷热电联产系统为重点,对小型燃气轮机技术、余热利用技术、蓄能技术、系统集成技术、运行调控技术进行研发,并逐步走向系统集成和工程建设。

  打造全产业链是华电集团在分布式能源领域的又一雄心。据朱德元介绍,当前,华电集团已在国内多个地方开展分布式能源项目的前期工作,已获得路条项目近200万KW。

  同时,新项目选址除了在开发区、大学城用热比较集中的区域外,商业中心、医院、航空港交通枢纽中心也较为适合,同时考虑到项目建设与景观的融入问题。

  此外,除了产业链的延伸,其开发模式也在悄然转变。结合太阳能、风能、地源热泵等可再生能源进行综合利用的项目也在推进之中。

  在涉足分布式能源项目7年之后,朱德元体会到了其中的难处。“由于分布式能源缺乏上网标杆电价,我们在做分布式能源项目投资决策也比较困惑,陷入‘鸡生蛋,蛋生鸡’的怪圈,集团要求确定电价、气价,再做论证。而往往结果是政府要求先做,再定价。”

  伴随着分布式能源规模的不断扩大,配套政策不断完善,也许不久后压在朱德元心头的困惑能迎刃而解。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本网。非本网作品均来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文标题:抢占分布式能源发发展项目制高点
本文地址http://zixun.ibicn.com/d571371.html

加入国联,享受买卖双方信息精确匹配

信息匹配
发布产品
找 求 购
获得资讯